最好的爱情不是天荒地老-------------四

2018-10-06 06:00:22

连续写了几篇,这一篇继续送给第二篇的女主角,m小姐。单独看本篇没有问题,如果想连起来看我和m戏剧性的相识,那就麻烦各位多戳几下去我的发言里扒拉扒拉,第二篇。一五年下半年和m的那一次疯狂的相识后一直到一六年的上半年,我除了工作外,心思全都在她身上。这位妖精的祖宗总是出其不意的在各个地方发来各种照片。有在卫生间里坐在马桶上把内裤拉到小腿满眼迷离的自拍,有在办公室内咬着舌头的自拍,有在卧室里zw的自拍。我一直开玩笑问她不怕我把照片发出去。她说我不会,她相信。 我也增加了很多次去上海出差的次数。m是地道的上海人,一手上海菜也是精美绝伦,也会把她泡的杨梅酒全部拿给我喝。她是地地道道的上得了厅堂下的得了厨房跪得了大床的女人,比我晚大两岁,某外企大部门经理,在外面干练严谨。上了床确妩媚妖娆。m最喜欢的游戏是六九,总要是和我比试哪一方先缴械投降。m的花间森林打理的格外整齐,说实话,对我而言,也是种享受。以至于我嘴巴上的灵敏,也基本是被m的花儿锻炼出来。 那一段时间很惬意,美人在侧,工作也顺风顺水,差点不思进取。 一六年六月中,m被调去德国总部,告诉我会经常回来,我信了。 可是。 …………

临走前几天我们回到了国金,r姓酒店。m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我,我也是想着办法的我折腾她,对着洗漱台的镜子后入,抱起m后背靠着墙双腿离地的冲击,开着灯在落地窗前的结合 ,我不顾一切的在她身上放肆。m这个小婊砸一次次的把红酒倒在兄弟上,然后吃干抹净,我还在那琢磨明天要不要陪人家地毯。

第二天的早上,m还是先行离开,床头的便签纸已然有她留下的唇印,只是,兄弟上被系了一个粉色的蝴蝶结。我很纳闷,高冷御姐范的m怎么会有这么粉嫩的东西。拍了张照片给她发了过去。“你特么怎么不给我再扔三千块钱”一条语音消息直接甩给了m,过了一会儿又是一个红唇,加“”爱你“”俩字。那是我在往后的一年多内最后看到m跟我说的话。

时间到了一起七年七月,中间这一年的经历我暂且不说。七月份的青海湖太阳已然火辣,我那会儿去西安出差,突发奇想开着车子就奔西宁。两三千米的海拔虽然能接受,但对我这种常年低海拔地区的小朋友来说还是不小的考验。记得当时早上快11点左右我在茶卡的门口准备买票。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,拿起一看,那个一年中打电话关机发短信不回的号码,竟然传来了一条简讯。“浦东,刚沾跑道,如果你在上海就来接我”。 我蒙圈了“我接你吗个鬼我接,我在西宁。

然后又安静了。我很想打过去,可是又害怕再次关机,纠结了半天,悲伤了一会儿,进了茶卡盐湖。中午1点,那个号码又发来了一条短信。“尊敬的x女士,您预订的xxxxx浦东tx------曹家堡,某年某月某十时,…………”。我傻了。我知道这是m转给我的信息,我查了时刻表确认了落地时间,然后满头疙瘩。 用了一年时间,感觉终于释怀了她的失踪,可是这人不偏不倚这时候又再次出现,情绪无法宣泄。本打算放她鸽子,最后被自己说服去见她,理由是好好教训她。也许,还是内心深处的想念吧

西宁和内地时差不对口,六点多钟还是阳光普照,我胡子拉碴一脸扭曲的出现在曹家堡的到达大厅,后来想想那时候我应该挺恐怖的,有特勤上来查身份证,完了还在我不远处来回打量。“我又不是,不就脏点憔悴点胡子长点,咋还在这受这罪呢。”越想越不痛快。其实从青海湖回到西宁的路上,我脑补了见到m时各种报仇的办法。什么大嘴巴子扇她啊,什么脏话进行人身攻击啊,什么不洗澡一身灰qj她啊。那几个小时,所有的阴暗面全被拿到了台前,以至于到机场车库的时候,我都回忆不起来是怎么开过来的。

gm网红款太阳镜遮住了她的丑陋的眼睛,大红的一看就是Dior999欠揍的嘴撅来撅去的真想扇她,搭拉到肩膀的耳坠咋不给她勒死呢,黑色的修身连衣裙穿的跟奔丧似的老子还没死呢,脚上套双匡威你特么还玩混搭呢真特么丑,脖子上t家爆款的钥匙挂坠还特么是我送你的那一条吗?手上那块卡地亚小坦克的表带上又特么沾了多少男人的汗呢。

当m拉着箱子从行李间走出来的时候,我看到她后的心理活动就如上面所示,不带一点假。再次看到m的时候,一年的所有负面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,我感觉,身后不远的特勤又往前走了几步。

m走到了我面前静静看着我,在我还没酝酿好最有力的人身攻击之前,她却噗嗤一声笑了,那笑容如同百花盛开,我好不容易编辑的垃圾话顿时忘的七七八八。。“煜,我回来了”。 “你,你,你,你有点脱妆”。记得说完这句话,我就傻了。 m就在到达大厅里笑得惨绝人寰。“我想到了所有的难听话,我做好了所有的思想准备让我做了15个小时的飞机后不出机场就飞来找你,你特么也太经典了”。

我就闷声看着m笑,m也配的一直笑,最后忽然扑到了我身上搂住我的腰。“我好想你”。我真不想纠结她这句话的真实性。”想我想的一年都不联系我,人死了逢年过节还得烧烧纸呢。”m用嘴巴堵住了我的嘟囔,舌头像条灵活的小蛇在我齿间唇瓣游走索取。

“你几天没刮胡子了?给你条大鲤鱼你拿嘴边蹭蹭那鱼鳞就掉了”。m忽然从我怀里跑了出来,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。然后又是咯咯的笑着直接往外跑,留下了懵逼的我和我身后那群更加懵逼的特勤。

酒店的楼层不高却也布置的还算精致,我们到了房间没有干柴烈火,我能看出来m笑容里的疲惫,抛开时差,这么久的飞机加上迅速改变的海拔,m一定不舒服。 那会儿我已经忘了过去一年里所有喝过的酒和撕心的痛,巨蟹座就是这样,给一点甜头,就会忘了疼。 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见,m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,原来天天在我面前内裤丝袜乱扔的她,也学会在卫生间里换衣服。她没有关门,我也没有进去。她梳洗后出来已换上了自带的睡衣,我也帮她叫好了晚餐。 对着镜子刮胡子的时候,我有些愣神,总感觉自己活在梦里,此一时彼一时。

@风中追风骚年:十九秒前哈哈哈哈哈我今晚要看直播啦

聚焦
热门推荐
图片
Top

新开户送体验金